科沃斯扫地机器人充电时亮灯

更新: 2017-06-17 10:20 编辑:生活经验
科沃斯扫地机器人充电时亮灯

  急于商业化催生出来的“高端制造低端化”产品,显然无法构筑产品的“护城河”,前有iRobot需要追赶,后有家电巨头飞利浦、美的、海尔加入混战,留给科沃斯的机会还有多少?

  如果不是发现科沃斯披露招股书准备上市,我大姐家那台科沃斯扫地机器人,还将继续安静地卡在床底下。

  2015年“双11”,刚搬进新家的她买了一台科沃斯扫地机器人,以为可以减少自己作为家庭主妇的劳动压力,没想到,这台科沃斯没用多久就成了摆设。原因有三:死角清理不到位,还是需要人工辅助;清洗扫地机器人,比洗拖把还麻烦;电池不够用,用过一段时间之后就只能扛20分钟。

  其实想想也正常,一家做吸尘器代工的企业,研发投入和专利积累都很少,短短几年时间就研发出来的“全系列”扫地机器人,你以为能有多智能?

  急于商业化催生出来的“高端制造低端化”产品,显然无法构筑产品的“护城河”,前有iRobot(NASDAQ:IRBT)需要追赶,后有家电巨头飞利浦、美的、海尔加入混战,留给科沃斯的机会还有多少?

  这种焦虑直接体现在科沃斯的财务表现中,售价越来越低,库存越来越高,净资产收益率3年缩水三分之二,还未成为“家用机器人第一股”,科沃斯便先乱了阵脚。

  许多人以为机器人就得像《攻壳机动队》《终结者》《变形金刚》那么智能,所以当他们在网上看到,1000块就能买个机器人回家,特别是在“双11”这种不知道买点啥的时候,总是没办法抵抗的这大概是很多中国家庭购买扫地机器人的最主要初衷之一。

  事实上,科沃斯创始人、董事长钱东奇最开始从吸尘器代工转向做家用机器人,就是受到机器人足球赛的启发,想把踢球的功能换成做卫生的功能。

  科沃斯的前身专门做吸尘器代工,后来自己创立吸尘器品牌“科沃斯”,决定做家用机器人之后,科沃斯的团队闭门造车好几年也没什么进展,直到他们发现美国的iRobot,已经实现了地面清洁机器人的大规模商业化。

  但是,你以为有了它们就不用搞卫生,那你就是完全想多了。从一个做吸尘器的代工厂进化成一个家用机器人制造商需要多久?也就是说,科沃斯系列产品到底有多智能?

  盖得排行的《家用机器人推荐榜》认为,科沃斯排在iRobot、俐拓、浦桑尼克、福维克之后,仅位列第5。

  可能大家会怀疑这个榜单的权威性,没关系,其实研发投入和拥有的专利数量、质量,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一家科技公司的技术水平。

  科沃斯创始人钱东奇2014年底公开表示,“科沃斯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不低于年销售额的5%,随着销售额的增长,投入也在不断增长”。

  但是,科沃斯IPO招股书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的研发费用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3.16%、3.19%、3.22%、3.32%。

  而科沃斯IPO招股书的主要对标对象美的集团,2014年-2016年研发投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率分别为3.2%、3.8%、3.8%。科沃斯最主要的竞争对手,iRobot公司2011年到2016年的研发投入占比一直维持在12%-13%,业界认为这个数字在技术驱动型公司中并不高。

  科沃斯2014年底对外披露,截止2013年11月,共在国内外申请专利682项(其中国外申请专利66项),其中发明专利296项,实用新型专利246项,外观设计专利140项。

  但是到公司披露招股书的时候,专利数量变成了572项,其中境内专利 556 项、境外专利 16项。

  为什么这两组数据会打架?这个事情还是交给证监会去查。斑马消费只想说,不仅研发投入,科沃斯积累的专利数量其实也不算多,指望它有什么叼炸天的功能也不可能了。

  科沃斯本来是给海外的吸尘器品牌做代工的,到自己做家用机器人的时候,反而另外找人代工,平均算下来造价473元一台,你说能有多先进呢?

  此前,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谈到机器人领域的“高端产业低端化”和“低端产品产能过剩”风险,科沃斯这个时候冲刺IPO,真心为它捏一把汗。

  科沃斯创始人、董事长钱东奇在学学的是物理和哲学,做企业也带着股知识分子的气质,自己喜欢吟诗作赋,科沃斯机器人也出诗集做营销,真是逼格太高我等跟不上啊。

  这几年,科沃斯重度依赖线上渠道,投入了相当高的销售费用,获取了中国市场最高的份额,近几年的“双11”,科沃斯都能拿下某个细分领域的销售冠军。

  但是,毕竟这个产品没有太多技术壁垒,所以很快就被“传统家电巨头”们盯上并复制,借助其强大的生产能力和销售网络,铺开市场。飞利浦(NYSE:PHG)、美的集团(000333.SZ)、青岛海尔(600690.SH)等等,甚至包括小米,都加入了这个小的战场。

  所以,留给科沃斯构筑城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趁着市场份额第一这个黄金窗口期成功上市,科沃斯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

  首先,全力开工生产。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的产能利用率从76.62%提高到94.78%。

  但是市场空间有限,可能公司的销售也没跟上,导致公司的存货暴增。报告期内,公司的库存商品账面余额分别为1.55亿元、1.85亿元、3.53亿元、4.95亿元。

  为了去库存,科沃斯产品的售价连年下降,以公司的主要产品“地宝”为例,其平均价格从2013年的935.15元下降到2016年三季度的793.88元。

  在这种“业绩焦虑”之下,科沃斯销售环节可谓槽点颇多。2015年6月、2015年7次,科沃斯两次因为违反《广告法》被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2014年5月和2015年12月,科沃斯3次因网上定价问题被物价局处罚。

  在这套组合拳之下,科沃斯获得了登陆资本市场抢夺“家用机器人第一股”的底气,但同时,元气大伤,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从2013年的31.75%连年下滑,2016年三季度已经只有11.62%了。

“科沃斯扫地机器人充电时亮灯”相关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