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地机一直充电器

更新: 2017-06-12 06:46 编辑:生活经验
扫地机一直充电器

  8月31日,小米发布了一台米家扫地机器人。和以往雷军亲自站台不同,这次是小米生态链负责人刘德主讲。刘德过去是一位大学老师,也正是如此,当天发布会中,刘德用传道授业解惑的姿态向台下的媒体娓娓道来。发布会在刘德一个又一个小包袱、小笑话的带动下显得十分有节奏感。

  印象中,真正作为主讲人在小米大型发布会上出现过的只有雷军、洪锋以及刘德。如果说雷军和洪锋都是以理工男一般的实在出现在台上的话,刘德在发布会上则是更像是大学老师在讲课。

  这次发布的米家扫地机器人依旧是以小米的姿态和风格搅局市场。1699元的价格比普遍达到3000-4000元的扫地机器人都要低出一大截。事实上,在经过体验之后,这样一款产品确实也能够很好的完成家中的清扫工作。它就像是一只小老鼠一样在家里钻来钻去,尤其是完成清扫工作后,会像会窝一样,扭一扭再倚靠在充电桩上。这种感觉,真的像是一个活物。

  其实有关扫地机器人的内容,的确没有太多可谈的地方。因为这样一款产品和小米的空气净化器、电饭煲、平衡车、无人机等一系列产品的调性、风格都是高度一致的,甚至对细分领域的影响也是一样的。它用相对简洁的设计风格、相对实在的价格和实用的功能组合在一起,直接引爆一个行业,让人逐渐关注到这块市场。

  真正有意思的是,这一次米家机器人发布会上找来了一个9岁的资深“米粉”——郭鑫垚。他的家里已经摆放了近20种小米产品,最喜欢的是小米手环、小米平衡车、小米盒子。当问到为什么喜欢小米的东西时,这个9岁的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说说:性价比高,东西全,支持国货。更有趣的是,刘德在最后说,要用自己的“私房钱”给这位“小米粉”买一台扫地机器人,而他反问说:“私房钱是什么?”

  这的确是一位真正的Miboy,或者说是米粉。而这种靠手机和生态链产品共同吸引住的低龄粉丝,对小米未来的品牌形象的沉淀其实是有很大好处的,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这可以被视作为“放长线钓大鱼”。

  在小米诞生初期,米粉的形象其实是一群发烧友。但随着友商的不断撕扯,微博上次次论战,米粉这个词在很大程度上被污名化或是被妖魔化了,这个词被贴上了脑残和屌丝标签。有时它和“华为海军”在一起,成为了圈内被嘲弄的对象。

  但抛开手机不谈,靠着小米生态链逐渐形成的米粉群体是真正可怕的一个群体。这其实也和小米初期粉丝的成长路径是相匹配的。最早一批小米的粉丝当时身处校园或是刚刚工作,在经过小米五六年的发展之后,这样一批粉丝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阶段。随着小米生态链产品一款一款上市,这些产品会逐渐渗透进入这些米粉的家庭,甚至是一些非米粉的家庭,逐渐潜移默化地培养下一代米粉。

  在小米生态链产品的浸润下,米粉其实正在逐渐低龄化,他们和郭鑫垚一样,在小米的审美趣味、风格调性、价格区间之中长大,正在成为小米未来的生力军,小米在未来会成为他们的青春。小米在这代人的心目中,会像索尼、诺基亚在我们这一代心目中一样的地位。

  实际上,在今年6月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雷军曾经表示,小米至少需要15年才会上市,“我们的商业模式太复杂,消费者需要时间去理解接纳我们的产品。”当时有好事者计算称,小米可能要到2025年才会上市。

  而在去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雷军谈到,希望小米成为“中国索尼”。雷军说,在六十年代,日本的制造业也不怎么样,就是因为后来索尼这样的公司带动了日本的制造。“我希望小米也能成为这样的企业,我们愿意帮助更多的创业公司来做新国货。”

  结合这雷军两个讲话来看,小米其实是希望能够用一代人的时间来构建起自己的品牌价值。小米虽然用四五年就迅速成长成小巨头,但是它要用未来数十年的时间来夯实自己。

  这其实从雷军所说的一些线年小米发展至顶峰时,当时一篇名为《不惑雷军》的文章谈到,雷军尤其佩服OPPO的老板陈永明与段永平,雷军说,那才是真的大佬,他们把“守拙”换成另一个词,叫“本分”。而上周雷军在直播时也再一次谈到,只佩服OPPO,因为他们企业的文化就是本分。

  其实从小米生态链的产品之中,可以看出小米的本分和扎实。小米生态链的产品因为没有小米手机早期的形象负担和后来的友商抹黑,它的气质中多了几分品质感,在消费群体中的口碑也会更佳。这种现象在一次和几位朋友吃饭时体现的淋漓尽至。当时三个人觥筹交错玩笑中说了这样一句话——小米除了手机不好,其他生态链产品都好。

  第一,什么时候全球的精英会把孩子送到中国留学,而不是像今天都把他们的孩子送到美国、欧洲留学?第二,什么时候全球的年轻人会最欣赏中国的电影、文化、书籍,而不是像今天他们最喜欢的是美国、欧洲的电影、书籍、 音乐?第三,什么时候全球的消费者在选择产品的时候,会首选中国的品牌?

  最后一个问题恰恰是今天的国内厂商需要思考的问题。而小米其实正是这样一位思考者。它从过去激烈竞争的手机市场中靠着性价比杀出一条血路,因为各种复杂原因,它背负了一些品牌形象的负担,但是今天的小米却是要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这两年来,小米却是身处一个低潮期。但如果把目光放长到10年、20年,现在的低潮期其实却是一朵小浪花而已。过去十几年间,靠着各种概念和商业模式取胜的互联网巨头换了一波又一波,但小米正在逐渐远离过去的那一套模式、风口的发家之道。常有人认为,小米费大力气去做生态链,吃力不讨好。但恰恰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过程,它体现出了小米在新阶段下的智慧——结硬营,打呆仗。

  “结硬营,打呆仗”其实是太平天国运动期间,曾国藩湘军的战术。曾国藩是一个崇尚“守拙”的人,他不喜欢灵巧的东西,他不相信任何一种能够四两拨千斤的取巧的事情。“结硬营,打呆仗”靠的就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做法,如卒子过江一般最终取胜。

  今天的小米生态链一款一款产品做下来,其实也正是在“结硬营,打呆仗”。它看似没有乐视一般眼花缭乱的生态,但却踏踏实实的正在构建起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为未来数十年的稳定打好基础。

  小米能否在未来成为全球消费者的首选产品其实很难去判断,但恰恰是这种态度和精神是中国企业需要具备的。

“扫地机一直充电器”相关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