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更新: 2016-08-14 20:27 作者:

过度考虑别人的感受,是一种对自己的不认同。当每做一件事都在考虑"别人怎么看"时,你其实已经在放弃自己了。总是活在别人眼神里的人,也等于从来不曾存在过。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触动了儿时的深刻信念 

我们总是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始终戒备。 我们总是无意识地害怕他人看到我们的缺点,怀疑他们可能看到了我们最坏的部分。当九个人告诉我们,我们有多么好,而第十个人说了一些负面评价,哪一方会影响我们?对了,是给负面评语的那方。

 

九个人的赞美抵不上一个人的逆言,这不是很奇怪吗?不,不尽然。因为负面评语触动了那个,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已建立的悠久信念,那个我们甚至没有察觉到的信念——“我们这样不够好”。如果我们无意识里没有这个信念的负担,我们不会被他人或间接、或暗示这一点的言行所影响。我们只会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或者“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又或者“那反映了一些他们自身的情况,而不是我的”。

 

但是我们没有这样做,是吗?我们只是立刻感到被负面评论刺伤,下次再遇到同样的事情发生,留意一下你的能量如何马上被削弱。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变成失去了自尊的乞丐

 

因为这些儿时的深刻信念,让我们不能放松自己,每当我们感觉自己,想起自己,我们便会不舒服。我们不断以他人的眼光看我们自己——他们接受我吗?我够好吗?我给他们好印象了吗?

 

无意识地我们总尝试让人们接受我们、爱我们,造成了我们依赖他人。当我们唯有依赖他人才能建立自己的形象时,我们被操控了。 

我们试着去取悦别人,为了获得别人喜欢、接受、重视或欣赏,我们会去做一些本来不会做的 事情。我们变成了乞丐,失去了完整,失去了尊严,我们也失去了自尊。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在别人身上寻找爱和重视

你有没有认真地想过,别人对你的想法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存在中,完美独一的创造物,这就足够了。

试想一下,如果你全然地接受、尊重和爱你自己(这个没有变得完美、或甚至只是变得更好的你),会有任何问题吗?怎么样,会吗?

这是一个很基本的问题,它或多或少地影响每个人。我们都在别人身上寻找爱和重视,有些人很懂得把他们的脆弱巧妙地掩饰在一个美好的形象之下,但当蜚短流长,当不安全感来袭,于是形象破灭,内在的困顿和脆弱显露无遗。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无意识的收音机在播放

 

它可能会发生在当一个你心爱的人死亡或离开你的时候;它也可能会发生在当你失去了工作或一个升职机会;又或是当你得了重病甚至某种残疾;它可能会发生在当你的名字没有被列入邀请名单上;或你的某方面受到批判;它也可能会发生在某个场合当有人对你做出越轨行为,让你感到被冒犯;又或者在宴会上你的恋人对某人的关注胜过对你的;它也可能会发生在只是因为你喜欢的人没有跟你打招呼。

当下一次你处于没有安全感或容易受伤的状态下,看看你是否能够捕捉到,能量被削弱的感觉;看看那一刻你内在在跟自己传达了什么样的讯息;看看那个无意识的收音机在你的头脑内部播放什么——它将会是批评,也许像这样“算了吧,你是不如别人好的”。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你头脑内的责备之声 

 

无论何时当你注意到你头脑发出了任何判断和批评的声音(他们总是在那里,我们只是习以为常地不去注意它们),对你自己说“停!这是个旧档案,是我儿时的老电影,它不能干预现实生活中的我。”因为这是事实。

 

这些你在幼年接收的批评之声,多年来被你自己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背诵。你认为它是你的声音,你的看法,但假如你留心,你会认出它其实是你爸爸或你妈妈的声音,或者是你年幼时对你具有影响力的人的声音。这声音或许没有跟他们说的一模一样,或者甚至从未被谁说起过,甚至它是完全来自你身边的人们从前对你的对待而让你理解到的讯息。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出生后搜集得来的观念

 

理解这一点,然后你可以满怀爱意地提醒自己“我这样很好,对于把我邀请到这个世界的存在来说,我已经足够好了,我还需要得到任何人的同意吗?”试试这样说,然后看看有什么发生。

 

这个“停”是一种技巧,它能够帮助我们跳出积存在无意识里的陈旧观念,把我们带回到现实。接着思考一下,它们真的合理吗?它们是真实的吗?它们真的跟你现在的生活有关吗?你甚至可以集中焦点在你的成就和一些正面的事情上面,藉以取代打击自己!这一点之所以很难做到,是因为我们相信那些评价都是事实,而不仅仅只是观念。但你真的认为打从你出生你便携带着这些观念吗?

 

你真的认为你从妈妈的子宫一出来便立即会想“哦,我的天!我是一个错误,我是一个罪过,我不够好,我要变得不一样让人们爱我、重视我。”

 

不!你当然不会这样想。所以这些观念是你出生以后搜集得来的,换言之,这并不是一个故有的事实,这只是制约。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你不是那个你认为的你

 

为了更理解这方面,想象一个穆斯林巴勒斯坦家庭和一个以色列的犹太人家庭。两个家庭都在 同一天生下一个儿子,在以色列的同一所医院里,由于失误,孩子被错调了。犹太婴儿来到了穆斯林家,完全相信他是一个巴勒斯坦穆斯林那样子成长,所有关于他是谁的想法,他应该怎样,其他人应该怎样,社会应该怎样,所有他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如一个巴勒斯坦斯林。

 

那是他的身份,至死不渝地相信的身份。但真相是,那并不是他的身份!他不是一个巴勒斯坦的穆斯林。而同一情况也出现在另一个对调了的孩子身上——那个本来属于巴勒斯坦穆斯林家庭的 孩子,长大了也完全以为他是一个犹太人,他甚至确信巴勒斯坦是他的敌人。

 

 通过这个虚构的例子,让我们更容易理解,这两个孩子的身份,他们对关于自己是谁的信念和观念,全部都是社会给予的,并非与生俱来。同样地,对你来说也是一样。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质疑舒适地带的身份认同

 

所有关于我们身份的想法——你所认为的“你”、你认为你应该如何、你认为你不够好的想法,通通都是外界加诸于你的,你并不是一生出来便具有它们。这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你也可以丢掉它们。

 

正视这件事,质疑你的身份认同,需要拿出巨大的勇气。因为你的身份是你的“舒适地带”,你很熟悉这里,一直生活在这里。在这里未必快乐,但它很安全——你是知道的。

 

要走出我们安全的“舒服地带”是非常困难的,除非我们所过着的生活,已经到了让我们忍无可忍的地步,因为踏出我们的身份是一件可怕的事,类似于步入完全未知的境地。

 

在我们的舒适地带,我们已经懂得如何对情况和人们作反应,继而生起的感觉我们也心里有数。什么可以做、什么是极限,我们了如指掌,我们会以许许多多合情合理的理由去解释我们为什么不能活出我们的最高潜能、为什么不可以拈云摘星,为什么事情不如人意。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质疑每一件你所相信关于自己的事

 

假如我们放弃我们的舒适地带,我们将失去一切“保护装置”。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失去了我们的局限——那长久以来使我们停滞不前,将我们困于缺乏满足感的生命状态的锁链。

 

假如你准备好了,假如你真的已经受够了你的生命演绎,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你要做的只是去质疑,质疑你所相信的每一件关于你自己的事——它是真的吗,还是一个你在无意识状态之下一直坚信的旧有观念,以致让你从来都无视于生活中的那些反例?

 

你的头脑会说:“但这个关于我自己的判断是真的,它是事实。当情绪生起时,一个事实将会变成一个判断一个事实和一个判断的差异,在于它发生时是否有情绪卷入。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接纳、尊重、活在当下

 

举个例子,也许我呈现出老态。如果我接受它,那么它只是一个事实,它来自一个清晰平静的状态。它并不烦扰我,它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所以我可以自由地以一种享受和尊重的心情面对这个年龄的我。

 

假如我不能接受它,判断便随之而至,每当我谈论我的年龄时,我的言语总会暗示着我对自己的不满——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应该看起来比真实年龄更年轻。在这情况下,它成为了制约——一个你认为你这个样子不够好的想法;一个你认为这个自然的你不够好的想法。

 

判断给我们压力,它让我们对我们自己感到不舒服。一个判断是一场自我斗争,一个对于自己真相的否定,而在斗争当中,将不会有达成。它就像你的左手打右手,这样子的争斗,不会有胜利者。 

相反,假如你接受你老了这个事实,你也就接受了随之而来的优雅与尊严。假如你尊重这样的自己,那么也给了自己一个允许让其他人也同样接受和尊敬你的机会。

 

这不是说你不需要精心修饰自己好让你看起来更富有魅力,注意仪表是自我尊重的一部分。它的意思是,停止假装你能够穿上你孩子的衣服,令你看起来像是孩子的兄弟姐妹而不是他们的父母。顺便一提,你认为孩子们会怎么想?让孩子去和同龄人玩,而知道在家中的父母是他们需要帮助时最好的依靠,不是更好吗?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幸福最终取决于自已对侍自己的方式。与他人对待自己的方式没有太大关系

 

怎样不担心他人对我们的想法?

图片来源于网络